<ins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ins>
<xmp id="vk8jl">
<ins id="vk8jl"></ins>
<xmp id="vk8jl">
<button id="vk8jl"></button>
<xmp id="vk8jl"><form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form><xmp id="vk8jl"><ins id="vk8jl"></ins>
<button id="vk8jl"></button>
<button id="vk8jl"></button>
<xmp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xmp id="vk8jl">
<ins id="vk8jl"></ins>
<xmp id="vk8jl">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 id="vk8jl"></form></form>
<xmp id="vk8jl">
<button id="vk8jl"></button>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form>
<xmp id="vk8jl"><xmp id="vk8jl">
<button id="vk8jl"></button>
<form id="vk8jl"></form>
<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聚焦泰興 > 正文

中國第一份精準地圖出自他之手

2020-07-21 瀏覽次數:

  今天,你隨手打開手機地圖,一鍵就可查詢地點或者導航,如此習以為常。那么你是否能想象,如果一個國家連一張準確的地圖都沒有,會是什么樣的情形?

  84年前,一位學者在一次工作考察中煤氣中毒,逝世于長沙湘雅醫院,年僅49歲。他去世之時,學界震動,舉國悲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知道他的名字的人越來越少,而他為中國作出的貢獻不應被遺忘。

  今天,小竹子帶大家一起走近這位從泰興走向世界的中國地質事業奠基人、也是把科學帶入中國地圖繪制的第一人——丁文江。

  九州四海,曾無圖可用

  1887年4月13日,丁文江出生于泰興黃橋鎮米巷一戶富裕家庭。14歲那年,他離開家鄉,來到新式學堂上海南洋公學上學。15歲時,丁文江東渡日本留學。在日本待了兩年之后,他聽說英國留學比日本便宜,于是輾轉來到英國。在英國,他學習勤奮刻苦,一年跳了三級,在1906年18歲那年,考入劍橋大學,然而半年后,他因為交不起學費而被迫輟學。

  無奈之下,丁文江只好考入學費較低的格拉斯哥大學繼續學習。格拉斯哥大學雖說比劍橋學費便宜,但也是英國頂尖名校之一。短短3年后,丁文江就以優異的成績拿到了地質學和動物學的雙學位,還掌握了英、法、德三門外語。

  1911年,丁文江學成歸國,這年他24歲。在中國西南地區考察地質時,他使用的是以17世紀天主教教士為康熙皇帝準備的地圖為底本編制而成的地圖。這種過時近二百年的地圖令他時而南轅北轍,時而舍近求遠,一直在迷路和找路中徘徊。通過實地驗證,他更加確信這份古老的地圖信息嚴重滯后,其傳遞的地理信息也是錯誤連連。

  結束野外考察后,丁文江來到上海南洋中學執教。然而,在這樣一個被稱為“英國伊頓”的新式城市校園中,不僅沒有礦物巖石、沒有生物標本,甚至沒有一張像樣的教學地圖都沒有。

  丁文江擔憂,沒有準確的地圖,不但政界、商界等各行各業的正常運轉會受阻,而且最后必然導致作為祖國未來希望的青年人的地理知識極度匱乏。試想,沒有科學繪制的行政與地形圖,怎能引發國人構建整個國家的概念,又何談救國?疏于對國家各民族的風情民俗、語言類型等人文地理知識的了解,社會何談穩定?人民何談治國?不知礦產、農產等自然資源的分布,何談富國?

  沒有可用之地圖?那就憑著自己打造一份!年輕的丁文江一邊思量,一邊已經在心里開始摹刻第一張現代中國地圖。

  層層籌劃,開啟填繪工作的序章

  1913年,丁文江在其起草的《工商部試辦地質調查說明書》中,首次提出對國家進行大規模地質調查并且繪制地圖的計劃。隨后,他與翁文灝等人成立了中國地質調查所,當年即開始實施去云南調查礦產的計劃,并于次年親赴云南與四川多地開展調查工作?梢哉f,正是地質調查所的成立開啟了中國人運用近代地質學知識進行地質調查和地質圖的填繪工作。

  1916年地質研究所教員與學員合影,前排從左至右分別為翁文灝、章鴻釗、丁文江。

  在搜集地圖和地質資料的過程中,丁文江得到了一部極其重要但是湮沒在歷史塵埃中的中文文獻,那就是后來備受他推崇的《徐霞客游記》。通過徐霞客留下的珍貴資料,丁文江與這位傳奇歷史人物相遇、相知,不僅為其日后的地圖繪制工作做了一定的準備,更是讓這位古代地理學家的價值在現代得到極大彰顯。

  在地質調查所成立之初的十年內,在丁文江為首要領導的團隊不斷搜集、繪制地圖資料,填補著中國地質圖的空白。1920年繪制出中國人測制的第一幅詳細地質圖件1:10萬北京西山地質圖,1924年完成中國第一幅1:100萬《北京-濟南幅》地質圖,1926年和1929年又先后完成《太原-榆林幅》和《南京-開封幅》。

  1929年,丁文江再次策劃了西南等地的調查工作并組建了科考隊。他給自己和團隊定了條規矩:“登山必到峰頂,移動必須步行”“近路不走走遠路,平路不走走山路”。丁文江和他的學生們不畏艱辛,收集了大量數據,包括地質記錄、地貌描述、地質填圖資料、人文資料等。為了繪制的地圖足夠準確,他們仔細測量每一寸土地,在滇、黔、川等省調查時,沿途測制了多幅路線地質圖、剖面圖。在廣西、山東等地調查時,他們繪制了不少礦區地質圖。當時的地質調查條件有限,加上軍閥割據,可謂舉步維艱,丁文江最喜歡的弟子趙亞曾就在這個過程中犧牲了年輕的生命,足見這些成果的難能可貴。

  就這樣一步一步走、一寸一寸畫、一幅幅心血疊加起來,匯成了祖國的每一寸土地,開創了中國野外實測地質圖的先河。在丁文江的帶領下,經過十多年的探索考察,又經歷兩年的匯編整理,《中華民國新地圖》于1934年4月20日正式發行。為了壓低購買成本并便于攜帶,丁文江在原圖的基礎上將地文圖與人文圖結合形成縮編本《中國分省新圖》,共有地圖 31 幅,于1933年8月16日先行出版。

  它首次采用分層設色法,將中國地勢三個臺階的概貌清晰明了地展現了出來。分層設色法還對比甄別了國內外出版的7700余幅中國地圖,一幅一幅訂正校對,將中國的礦產資源、民族分布,甚至語言等人文地理知識,都一一羅列在這幅地圖冊中。這樣偉大的規模,不僅在當時的中國是空前的,在中外地質史上也十分罕見。從此,我們中國人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一份完整地圖。

  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總理就是拿著這幅地圖去和周邊國家進行國界談判。20世紀50年代,和印度的邊界談判,同樣是以這幅圖為依據。

  為中國地質教育事業嘔心瀝血

  地圖是有了,可藏在地圖之中的礦藏、古生物等等,根本無人研究。因為那時正處于民國初期,國人對地質學的重要性毫無認識,就連北京大學地質系都招不到學生,不得不停辦。丁文江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建立地質調查所時,他就四處奔波,到處宣傳招生。

  沒有老師,他就親自為學生上課,講授古生物學和地文學;沒有資料、儀器、設備,他就向北京大學借用,就連學生們的宿舍,都是他一次次磨嘴皮子借來的。在如此簡陋的條件下,1916年7月,地質研究所22人結業,獲得畢業證書的18人都進入地質調查所工作。這些學員日后成了中國最出色的地質學者,被稱為地質學界“十八羅漢”。

  為了讓地質學獲得長遠發展,丁文江還將目光瞄向了北大。1917年恢復的北大地質學門(后改為地質系),由于老師經驗不足,教學質量很差,丁文江就到處張羅人才。得知李四光取得英國伯明翰大學地質系碩士學位后,他立馬動員李回北大任教,這才奠定了中國高等學校中第一個地質學系的基礎,也才有了后來的中國地質學之父,而中國地質學也終于開枝散葉。

  帶領中國地質學術走向世界舞臺

  丁文江所生活的中國,社會動蕩,硝煙四起,學術好不容易有了點起色,但中國學者在世界學術界基本處于“失語”地位。為了中國地質學盡快發展,也為了中國地質學能占據世界地質學版圖中的一席之地,丁文江用英文發表了一系列成果,并前往華盛頓出席國際地質學會會議,宣讀來自中國的研究論文。

  在1935年8月的《自然》雜志中,他還向國際學術界全面地介紹了中國中央研究院的科學工作。就這樣,通過一篇又一篇論文發表,一次又一次謙虛介紹,在丁文江的努力下,世界科學界知道了中國學者即便在最艱苦的條件下,也承擔著屬于那一份科學責任,學術國際化在近代中國也終于不再是一紙空文。

  丁文江以一己之力,讓中國在世界地質學的地圖上占據了一席之地。而他做的遠遠不止這些。他這一生都在為中國的發展嘔心瀝血,他曾出任《中國古生物志》總編輯,用了不到十五年的時間,匯集各類專輯多達一百巨冊之多,成為世界各國地質圖書館不可或缺的重要參考資料!吨袊派镏尽芬渤蔀橹袊钤绔@得世界聲譽的科學刊物,由此奠定了中國地質科學史上不可動搖的顯赫地位。

  1935年末,華北危機。應鐵道部長的邀請,丁文江到湖南調查粵漢鐵路沿線煤礦情況,為中國做抗戰所需燃料準備,卻沒想到,這竟是他最后一次參與地質工作了。為了測量煤層厚度,他不顧勸阻,深入到傾角45度,斜深170米的礦洞底,親自測量煤層厚度,不幸煤氣中毒。后來,衡陽醫生施行人工呼吸時,不慎將他的肋骨折斷,又沒能及時發現。得知丁文江生命垂危,蔣介石派專機帶醫學專家前去營救,無奈回天乏術。1936年1月5日,丁文江病逝,年僅49歲,葬于長沙岳麓山。

  如今,在泰興黃橋鎮丁文江故居,成立了丁文江紀念館,紀念這位繪制出中國人自己的第一份地圖、用生命譜寫出中國地質史的愛國先驅。

 

 

 
 

 

 
人人天天夜夜艹
<ins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ins>
<xmp id="vk8jl">
<ins id="vk8jl"></ins>
<xmp id="vk8jl">
<button id="vk8jl"></button>
<xmp id="vk8jl"><form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form><xmp id="vk8jl"><ins id="vk8jl"></ins>
<button id="vk8jl"></button>
<button id="vk8jl"></button>
<xmp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xmp id="vk8jl">
<ins id="vk8jl"></ins>
<xmp id="vk8jl">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 id="vk8jl"></form></form>
<xmp id="vk8jl">
<button id="vk8jl"></button>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form>
<xmp id="vk8jl"><xmp id="vk8jl">
<button id="vk8jl"></button>
<form id="vk8jl"></form>
<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
<xmp id="vk8jl"><form id="vk8jl"></form><xmp id="vk8jl"><button id="vk8jl"></button>